贵阳颠康医院
首页 >> 癫痫常识 >> 癫痫护理 >> 正文

癫痫病人的日常护理包含哪些方面?

来源:贵阳颠康医院 日期:2021-06-29
癫痫病人的日常护理包含哪些方面?癫痫日常护理非常重要,因为生活中有很多事情都会诱发癫痫发作,而护理就是要避免这些因素影响到病人。那么,癫痫病人的日常护理包含哪些方面呢?
癫痫病人做好日常的保健工作,对于癫痫的恢复健康是很关键的。癫痫病人应该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注意按时休息,只有确保充足睡眠,才能避免过度劳累。除了从睡眠上做好之外,饮食还要有规律,每餐按时进食,癫痫病人一定要避免饥饿和暴饮暴食。
癫痫病病人应该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注意按时休息,只有确保充足睡眠,才能避免过度劳累。除了从睡眠上做好之外,饮食还要有规律,每餐按时进食,癫痫病人一定要避免饥饿和暴饮暴食。同时要对饮食上多吃一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避免油腻不消化的食物。辛辣刺激性的食物也要尽力的避免。
癫痫病发作已经被控制,癫痫的症状如果有所缓解,如果已经没有精神异常者可适当活动与工作。但是癫痫病人不宜从事高空、水上、炉旁,驾驶或高压电机房等危险性工作,癫痫病人也不宜参加剧烈运动和重体力劳动。癫痫病人应该尽量避免某些特发因素,如闪光、音乐、惊吓等;减少声光刺激,可使用窗帘、滤声器等;不去辐射或ok厅等糟杂场所。
癫痫病病人如果发作比较的频繁,那么应限制在室内活动,必要时卧床休息并加护栏,防止跌伤。如有发作先兆,应尽快找一安全地点平卧,并于上下齿间咬上纱布或手帕。平时随身携带疾病治疗卡,以利发作时及时得到抢救和治疗。
贵阳癫痫病医院提醒:癫痫病是一种会给病人带来长期伤害的一种疾病,因此在生活中要尽量避免癫痫发作。所以癫痫病人要做好日常生活保健,希望每一个癫痫病人都能够早日恢复健康。
毕蜂是银河社会的一种肉类食材。它们喜好生活在高温环境之下,不少沙漠民族有食用毕蜂肉的传统。毕蜂有庞大椭圆形的身躯,此外还有粗壮有力的足肢,就算不食用也可以作为沙漠乘骑工具。这种食用虫并不难驯化养殖,但它的肉却不太好处理。不经处理的毕蜂又硬又柴,非常难入口。而眼下最流行的处理方法就是法塔香薰熟成法。
将新鲜的毕蜂腹肉抹上法塔马内家的秘制腌料,再将肉块放入坤糖木桶中密封保存。保存的时间越久,腌料的鲜味与坤糖木的香气就越能渗透到毕蜂肉内。放置上数个星历年后,木桶内的肉能够将毕蜂肉本身的鲜味,腌料的滋味,坤糖木的甜味完美融合,是能将神经刺激到震颤的无上美味。
法塔特制的香薰毕蜂肉举世皆知。低于三个星历年的香薰毕蜂肉绝不允许出现在市面上。为了保证这种珍馐美味的风味口感,法塔星的马内家族严格控制着腌制秘方和流出的香薰毕蜂肉质量。曾经有竞争对手妄图偷窃法塔家的香薰秘方而被当局判处了近百年的徒刑。在各个年份的香薰毕蜂肉中,以3-8年份的毕蜂肉最受欢迎,其中又以五个年份为最佳。往往刚刚一上市,五个星历年的香薰毕蜂肉就最先被抢夺一空。
在黑市上,五年份的香薰毕蜂肉价格更是炒上了天,这是眼下重金都难以买到的珍贵食材。
“这不是不好买,是根本买不到吧。”关羽说道。
菲点开了屏幕,她说道:“我刚刚看到了这个新闻。我们沿途最近的麦路亚星首都正在举行农产品比赛,这个比赛的头奖就是五个星历年的法塔香薰毕蜂肉。”
“农产品大赛?”小真说,“莫非你是要去……”
“是的。你看我们船上就种植有现成的农产品。我们可以去顺路参加,说不定就能……”
“这不可能。”张飞喊道。
斑船长说:“本来我觉得不可能,现在我觉得可能了。谢谢某位因果力大师的加成。”
小真点头道:“现在我也觉得说不定了。”
“你们把我当成了什么啊!”
船员们说干就干,立刻就着手准备起麦路亚星的比赛。在即将抵达麦路亚星之前,他们小心翼翼地照料着迦莫儿留下的所有农作物,最后又反复精挑细选出了品相最佳的几个作物作为参赛作品。
麦路亚星的主要居民为玛拉弗人。它是一个资源丰富的湿润类地星球,同样属于银河联邦文明。
小真一行人抵达了比赛会场。
这时的会场已经喧闹非常,来自临近星球形形色色的游客们已经挤满了入口通道。会场的周围停满了飞艇,空中漂浮着鲜艳的浮空广告。
人群里有滑腻缓慢的蛞蝓人,一脸傲气的南赛武士,浑身缠绕着藤蔓的树人,矮小的塔塔特人等等,此外还有大量的本地玛拉弗人。
第一个展馆展示的是一种陆地噶贡,这是一种善于弹跳奔跑的坐骑。刘星泉觉得它们长得有些像是侏罗纪公园里的迅猛龙。它们的颜色五彩缤纷,有闪亮的蓝绿色,也有带着白点的红褐色,还有灰色和暗沉的黑色。这些陆地噶贡都有非常温和的眼神,它们有着健美的双腿和纤细的脖颈,高高地抬着头。
“这种基因改良种性格柔顺,持久力也强。用来乘骑和拉货也完全没问题。”工作人员介绍道。
刘星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被其中一头噶贡完全吸引了注意力。它是它们当中最漂亮的一头,它长着灰色的鳞片,脊背上散落着星星般的银色斑点。它有一双大大的明亮眼睛,好奇地张望着四周的游客。在与刘星泉目光接触的时候,他有一种它在微笑的错觉。他盯着它看了好久。小真见他看得入神,便问一旁的工作人员这头噶贡要多少钱。
“六万信用点。”
听到这价格刘星泉不由得暗自咂舌,虽然他似乎有一笔不小的巨款,但建设塔司球农场光是想也知道会花费不菲,现在买一头噶贡真的没什么意义。他心里这么想,但脑海里还是忍不住浮现了他骑着这头迅猛龙一样的噶贡上学的画面。
啊,校长会杀了我。
“你想要吗?”小真问他。
刘星泉火速摇摇头,不仅校长会杀了他,他妈也妥妥要给他好看。
离开了陆地噶贡展区,在另外一个展区正在展示一种巨大的甲虫。这种甲虫有着鲜亮光泽的红色甲壳。刚一接近,小真等人就感到芳香阵阵扑鼻。这种甲虫的饲料就是香气馥郁的丽麦花。它们是西根乳甲虫,以能分泌香甜的乳汁而闻名。因为平常的饲料都以丽麦花为主,它们的乳汁也带着花的清香。
在甲虫展区前有自动饮料机,可以免费品尝小杯西根乳汁。小真一行人每人都尝了一小杯,它的味道果然就和宣传的一样口齿留香。
绕过了西根乳甲虫展区,展馆中央上方正在轮换播放此次的参赛作品。
一个紫檬正在大屏幕上展示。这是孢殖集团当地成员送来的作品。
小真一行人默默地盯着它。不少游客抬头发出了惊叹声。因为这个紫檬果不仅品相好,更是超乎寻常的硕大,大到超出了它的展示盘。然后镜头转移到了这个硕大紫檬旁边的参赛作品,那正是泽金号送来的紫檬,是小真他们从船上那棵紫檬树上千挑万选出的最好的紫檬果。
它形状圆润,饱满光滑,泛着诱人的光泽。本来在小真等人眼中,它无可挑剔。但放在那个巨大的紫檬旁,它顿时变得黯淡无光,毫不起眼,甚至小得有些寒酸。
这一对比,不少游客都笑出了声。
在哄笑声中,张飞叹道:“完了完了,我觉得我们要输。”
“自信点。说得大声一点。”小真说。
“没错,因果力大师,扭转局势就靠你了!”斑船长跟着说道。
“跟你们说了不要搞伪科学!!”
第211章
虽然说经张飞的这张嘴说出的话经常有奇怪的连锁反应, 但小真等人都知道这是不靠谱的迷信。
目前比赛场地内,所有参赛的紫檬都已经排成一列展示供游客参观。在这排个头大小不一,光泽圆润的紫檬中, 只有那个硕大的紫檬最亮眼。所有的游客在第一眼就看到了它。他们纷纷驻足停下对它啧啧称奇。
有它在,其他的紫檬果实顿时显得平平无奇, 完全不值得多看。
见到这种情景,原本满怀希望的小真等人不由得都有些泄气。刘备凑过去仔细看了看, 而后他说那个最大的紫檬是孢殖集团的成员送过来的。
一听到这个实力强劲名声不佳的集团之名,小真越发觉得没了指望。
菲还想挣扎:“可是我们的迦莫儿也是有农产品种植执照的专家。她种出来的东西是有品质保证的。”
“说的也是, 我们再看看其他的。”
“颜真, 我想上个厕所。”刘星泉低声说, 他张望着四周, “这里有给智人用的厕所吗?”
“指示牌上有,我陪你去。”
小真带着刘星泉按照展会的标牌指引找到了厕所。但智人专用的厕所门口却放着一个标牌:维修中, 危险勿进。一个工作人员说厕所因为技术故障漏电正在维修,让他们等一会儿再过来。
小真和刘星泉只得沿路返回, 边走边逛去看了其他展位。瓜果蔬菜展位上的各色农产品琳琅满目。斑船长在不远处的一个展位旁探头探脑。有游客对这只鸡投以好奇的目光。好在展会上还有家禽区块展示,斑船长作为鸡倒也不那么突兀。
“你在看什么?”小真问斑船长。
斑船长抬起翅膀,猫猫虫从它的羽毛里露出小脑袋,对着小真鞠了一躬。
“好可爱!”刘星泉说。
“你的猫猫虫醒了, 不过又变回原来的毛毛虫了。”
猫猫虫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 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刘星泉说:“可爱!”
斑船长说:“它重新变回凤凰的话需要补充大量能量。我这几天在研究它的特性,正好借这个机会看看有什么它可以吃的替代饲料。毕竟官方饲料实在是个无底洞。”
小真伸手摸了摸猫猫虫柔软的细毛, 猫猫虫贴着他的手指扭来扭去显得很舒服,还吧唧了几下小嘴,看得刘星泉直呼好萌。在小真的鼓励下,刘星泉也小心地摸了摸猫猫虫。之后他们继续逛起了比赛场地, 除了紫檬果实之外,泽金号还有其他参赛作物。
泽金号送来的参赛若雪茎块被放在一个较为显眼的位置上。不时也有游客走过时好奇地看上几眼。这是菲女士亲自从培育场里挖出来的若雪茎块,经过层层筛选和仔细清洗。它不仅外观上佳,味道更是香滑可口。关于这一点已经进了泽金号船员肚子的它的兄弟姐妹们可以作证。
为了选出参赛的若雪茎块,泽金号船员们将培育场所有成熟的茎块挖了个遍,那之后他们吃了整整三天的若雪,亲身证实迦莫儿种植的茎块就是吃不腻的美味。虽然说泽金号参赛展品旁边其他选手的茎块每一个看起来都很诱人,但小真等人对自家的若雪品质极有自信。
也许,这个能赢。
可他们的信心并没有持续很久。
一个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抬着一个箱子走近展台。打开箱子,他将新加入的参赛产品拿出来的那一刻,在场所有观众都忍不住发出了“哦哦哦——”的惊叹声。
他取出的是一个金灿灿的若雪茎块,它不仅个头超出常规,颜色更是一种奇妙的黄澄澄金色,这显然是基因改良的成果。工作人员将它放在展台上后,似乎连展台都被照亮了几分。
“孢殖集团研究所送选的若雪茎块。”工作人员宣布道。
“哦哦哦哦哦,实在是很抢眼啊!”游客们赞叹称奇道。
“……”小真一行人沉默地望着展台上这金闪闪的农作物。
关羽忍不住说道:“他们为什么要把这种茎块给弄成金色,太闪了吧!”
“因为好看。”小真说。
刘备出言道:“因为金色在很多种族中是吉祥之色,象征着光明与荣耀。这种颜色能惹来大众注意是理所当然的。”
斑船长喊道:“这是一个食物!首先应当有的属性是美味!”
小真摇头说:“你错了。外观对于大部分种族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首要属性。一个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西红柿和一个长得丑陋畸形的西红柿你会选择哪一个?自然是选好看的那个。”
“但这个金色也太离谱了!!”斑船长质问道,“你会吃金色的西红柿吗?”
“可是就算在萝拉,也有在昂贵的餐点里加金箔的传统。大部分智慧生命是真的很喜欢金色。”小真眯起眼,展台上的金色若雪实在是闪得有些过分。它的黄金辉光吸引了一群游客在它跟前拍照留念。
泽金号的全体船员们的心都沉了下去,若雪茎块的比赛看来胜机也不大了。
……
稻米区也已摆上了来自各地选手送上的产品。不仅仅在萝拉,稻米在银河系内也是广受欢迎的谷物。纯天然不经任何改造的稻米,人工杂交稻米,基因改良稻米等分门别类有序地陈列在展台上。其中由迦莫儿种植培育,泽金号船员照料收割的稻米在一开始就引来了一些夸赞。因为它的颗粒晶莹饱满,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但很快,当工作人员抬出新的参赛作物喊着“这是由孢殖集团选送的零NSJ216基因改良稻米”后,一切又重演了。
所有的参赛稻米成了陪衬。
孢殖集团送来的稻米又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他们送来的稻米,不仅颗粒极大,外观又是闪耀的金色。
刘星泉惊叹道:“看啊,是黄金大米!”
斑船长喊道:“他们到底有多喜欢金色啊!”
小真说:“还真要谢谢他们没搞一个金色紫檬来参赛!”
必须承认,孢殖集团的参赛作物就是全场最惹人注目的存在。
如此一来,所有船员都失去了继续参观比赛的兴趣。
迦莫儿菜谱的重要食材,本次比赛的头奖,五年份的法塔香薰毕蜂肉显然将不属于他们。
看着菲黯淡的神色,小真心念动了动,他寻思着是不是找些门路去弄一个法塔香薰毕蜂肉。
离开了比赛展区,在西部展区即将举行陆地噶贡赛跑。小真见刘星泉对陆地噶贡很是好奇,便带着他走向噶贡竞速会场。数个矫健神气的陆地噶贡已经整装待发,几个骑手正在旁边做准备活动。
这些骑手都是麦路亚星当地的玛拉弗人,他们都穿着鲜亮的羽饰服装,头戴金属面具。此时观众席上已经几乎坐满。
小真找了一个位置和刘星泉坐下,“这个噶贡竞速赛还能对比赛结果押注。你要押谁是冠军吗?”
“这不就是赛马吗!”刘星泉拿起放在座位上的竞速比赛宣传单,上面标明了每个参赛噶贡的名字血统及以往成绩介绍,反面则是骑手的战绩介绍。
“有相似之处。”
“可这就是赌博。”刘星泉严肃地说道,“赌博是不好的。”
小真沉默地望着他身边的这位友人,他正身体力行地证实他确实是一个思想无垢的三好学生。刘星泉那纯洁闪亮的思维模式闪得小真一时有些睁不开眼。
“我们不赌博,就看看。”小真说。看台上突然爆发了观众们激动的喧闹声。
一条绿色鳞片的噶贡神气地走了出来,它是上届的冠军,这是比赛前例行的巡场仪式。它的玛拉弗骑手骑在它身上绕场对观众们挥手致意。当这位骑手走到小真和刘星泉前方时,小真感到刘星泉的情绪突然变得异常紧张,他的手牢牢抓着座位把手,他无意识地咬着嘴唇,他在戒备着什么。
小真问他:“怎么了?”
“他的金属面具,会变化。”
“那是人格面具,对于玛拉弗人来说有特殊的意义。”小真笑道,“你用不着紧张。”
刘星泉低声说:“那个审问我的监督之眼的官员,也戴着这样的面具。”
“啊?”小真一愣,他想了想说道:“原来抓你的那个监督之眼是玛拉弗人啊。不用怕,基本上所有玛拉弗人都会戴这种面具。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善于沟通的友好种族。”
“这个种族都戴这种面具?”
“是的。玛拉弗人和你见过的大部分碳基生物种族都不一样。它一般由三个部件组成,每个部件都有独立的人格,玛拉弗人使用面具来表示是哪个部件占据主导。面具的记忆金属能自动塑形对应人格模式。比方说当一个温和性格的人格占据主导时,面具就会呈现出温和的笑容之态,而换成其他部件人格时,面具就会跟着随之变化。”
刘星泉回想着自己被审问时那个不断变化的金属面具,“原来是这样。”
“是的。玛拉弗人与智人的差别非常大,绝非螃蟹和猴子的差距所能比拟。”小真转头看向赛场,“比赛就快要开始了。另外这个竞速比赛其实和地球的赛马也是有差异的。”
“什么差异?不是比速度吗?”
小真说:“是比速度,但某种意义上比赛就是看哪位骑手能在噶贡的背上停留时间最长。”
“啊?这是默认骑手都会被摔下来吗?”
“正确来说,是被吹走。”小真对刘星泉眨眨眼,“比赛就要开始了,你亲眼来看吧。”
随着一声鸣笛,噶贡比赛正式开始了。观众们纷纷站起来为各自的噶贡和骑手呐喊加油。
陆地噶贡如离弦之箭在跑道上疾驰,刘星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心已经被这些骑手们就揪住了。一个个骑手如飞扬的旗帜般在狂奔的噶贡脊背上摇晃,很快,一个骑手被风吹走了,他身下的噶贡随之变慢了速度。紧接着,又一个骑手被吹走了。
“被吹走了!!”刘星泉大喊。
“是的!”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刘星泉目瞪口呆,一个摔落的骑手被风吹向了赛道旁的防护墙,但预想中的撞墙没有发生。骑手的身体直接没入了墙体,又从墙的另一侧滚了出来。观众们爆发了响亮的笑声。
“他穿墙了!!我的眼睛花了吗?”刘星泉咋舌道,“他的身体穿过了墙!”
“是的。”小真解释道,“这就是玛拉弗人和银河大部分种族的不同之处,他们身体的构成粒子比较分散,更类似一种气体,所以他们比较轻,甚至会被风吹走。这种墙虽然是实体,但基本构成粒子之间也有距离。玛拉弗人能够改变自己身体的粒子距离把自己潜入某些实体之中。这也是他们能穿墙的原因。”
“太厉害了!”
“但这并非是选手所愿。实际上,穿墙对玛拉弗人来说是不体面的事。”
“不体面?”
“是的。让自己的身体在大庭广众下穿墙对玛拉弗人来说很丢脸。你瞧,他只是身体穿了过去,面具和衣服却还都留在墙的另一面。”小真说,“你听会场上的嘲笑声。”
“我懂了,这等于当众意外脱衣裸奔。”
“差不多。但好像是还不止这个原因。”小真抓抓头,“还有当地文明的其他传统。”
刘星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承认星际有太多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了。
片刻后,比赛结束了。押注赢了的观众们在座位上跳脚欢呼,那位一直在噶贡脊背上留到最后的冠军骑手一边绕场一边向所有观众们致意。而在比赛途中那几个被吹飞的骑士们垂头丧气地来到各自的噶贡身边将它们拉走。
刘星泉说:“我发现那些噶贡骑手被吹走后,这些噶贡的速度全都变慢甚至不跑了,这是失去骑手控制的原因吗?”
“是的,玛拉弗人是非常特殊的种族。他们的身体相当于一种带电的气体。骑手能操控体内电流刺激噶贡,和地球的骑手用鞭子抽打骏马差不多。 ”
“原来是这样!”
……
小真对刘星泉说差不多也到了农产品比赛投票的时间,他们也该回去看一看了。
等回到展馆时,比赛会场已人山人海。评定委员们正一个个仔细地审查着农产品。泽金号送去的紫檬被切成了薄片放在了碟子里。它旁边一个数据板上显示着它的各项营养成分,此外还留下了评定委员的味觉记忆。游客们想要尝一下味道,只要将手贴在感应板上,大脑就能自动生成评委们品尝到的滋味。
在小真看来,他们的紫檬,若雪茎块还有稻米等农作物的味道全都不下于孢殖集团,但奈何孢殖集团的参赛作物全都太过惹人注目,它们的作物不是超出常规的硕大,就是浮夸耀眼的金光闪闪。在差不多美味的情况下,游客们的投票一目了然。
菲哀伤地看着孢殖集团的票数一骑绝尘。
刘关张三兄弟卖力地在自家的农产品旁吆喝,但前来为他们投票的游客依然寥寥无几。
站在一旁的刘星泉看得有些沮丧,便和小真说他想再去趟厕所。
“厕所在漏电,也不知道好了没。”
“嗯?”斑船长眼睛一亮,它提出要陪刘星泉一起去。
于是刘星泉和斑船长一起来到了展会厕所。厕所门口依然标识着尚在维修。
“还没好啊……”刘星泉郁闷道。
斑船长推开厕所门,厕所内空空荡荡,维修工并不在。
“漏电,那正好。”斑船长喊道,“猫猫虫!快出来!”
只见从斑船长的羽毛中跃出一道金红之光,火凤于空中翩然起舞。
刘星泉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火凤扇动翅膀,空气中顿时响起了电流的滋滋声响,电光开始在空间内弹跳闪烁,它们宛如细密的蛛网却又转瞬即逝。流转的电光在顷刻间化作火花,飞入火凤的体内。它正在吸收这个空间漏出的电流。
很快,绚烂的电光于瞬间隐去,滋滋的电流声响戛然而止,厕所又归于平静。
“这是……?”
“我这几天研究出来的,猫猫虫在凤凰形态需要补充大量能量,它现在有吸收电能的技能。这种规模展会的能量供应还真不小,你看,猫猫虫现在变得很有精神啦。”在空中飞舞的凤凰跟着欢乐地叫了一声。
“好厉害啊。”刘星泉按着手机说。
“你拍下来了?”
“嗯,刚才厕所里电光闪烁真的很漂亮,我就忍不住拍了。”刘星泉说,“只可惜没把猫猫虫的英姿拍进去。”
“这无所谓。”
一个围观的游客走向刘星泉,他问道:“你拍下来了?”
刘星泉点头。
游客的金属面具变幻出一个笑容,他是一个当地玛拉弗人,“可以发给我吗?”
“哎?”
游客压低了声音,“放心,我只是自己看,肯定不外传。”
刘星泉看了一眼斑船长,见斑船长点头,他便将手机上的视频发给了这位玛拉弗人。
可没想到,他刚刚发给这个游客没多久,他就被一群游客团团围住,他们都想要那个视频。
“能不能发给我?我不外传!”
“我也要!!我肯定会维护拍摄者的权益。”
“能发给我吗?我也想要!!肯定不外传。”
刘星泉愣了愣,虽然不知道这些玛拉弗人为什么会对这视频感兴趣,但看起来他们是真的都很想要。他脑海中突然有了个主意。于是他笑道:“大家排队,一个个来,人人都有。是免费的,不过我有个要求。”
他万万没想到,这条队伍直接排成了长龙,一直延伸到了展馆门口。这支奇怪的队伍都是清一色的玛拉弗人。不时有新的玛拉弗游客进入这只队伍,他们基本上不交谈,金属面具上都变化出了诡异的笑容。
等最后一个玛拉弗游客离去,刘星泉已经发到手指酸软。
他重新回到了赛场,泽金号的船员们正在庆祝他们的胜利。
会场屏幕上打出了大大的冠军名:泽金号。
菲捧着奖品从主席台上下来,她一脸不可置信。
刘备喃喃道:“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竟然赢了!!”
小真说:“太奇怪了,从前面开始,不断有当地人给我们泽金号投票,我们的票数一路飙涨,竟然能翻盘。”
关羽喊道:“这莫非就是张飞的因果力吗!!!”
张飞急道:“二哥,你不要跟着起哄!”
斑船长开口说:“其实是刘星泉的功劳。”
刘星泉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方才他发视频给游客的唯一要求就是他们必须投给泽金号一票。
……
泽金号的船员们好奇地观看起给他们带来胜利的那个小视频。画面上电光跃然舞动,绚丽灿烂,这实在是很漂亮的奇景。
但为什么玛拉弗人会这么感兴趣?
小真想了想,他说道:“原来是这样。”
“什么?”
“玛拉弗人相当于一种带电流的气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玛拉弗人的繁衍方式。”
刘备说:“我听说过,因为他们生性内敛,觉得在空气中不体面。所以繁衍时会把自己潜入到实体中,比方说木头或者砖石中进行交合,据说那是一种实体之中的电流相撞。”
斑船长喊道:“我懂了!所以在他们眼里这个小视频等于光天化日下的现场黄片。好像本地人卖小黄片在麦路亚有诸多条例管制,难怪那群人那么兴奋。”
“呃……所以我们是靠卖当地小黄片换来的选票吗……”刘备轻声说。
他们一起转头看向不远处浑然不觉的刘星泉。少年纯洁的脸上微微泛红,他还在为了泽金号的胜利而兴奋。
“还是别告诉他了!”小真说。

相关阅读

贵阳颠康癫痫病医院电话

医院电话:18593848052